忠孝余孚山
來源:河南省紀委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2019/3/29 16:46:24

余連萼(公元1854年-1889年),字棣堂,號孚山,項城市高寺人。幼時才思敏捷,進學屋讀書成績一直優等。十四歲的時候,父親不幸去世,余連萼拜同鄉孝廉曹學禮為師,十七歲即中了秀才,二十歲為廩生員。

此時母親年事已高,留在家里余連萼很不放心,就把母親接到學館里奉養盡孝,一日三遍親自把飯菜端到母親面前。母親有病時,他總要先嘗湯藥的溫涼,日夜侍候,寢食荒廢衣不解帶。

光緒二年(公元1876年),二十二歲的余連萼下秋闈考場,一舉得中經魁。誰曾想,母親這時卻不幸亡故了。余連萼強忍悲痛為母親辦完喪事,整個過程完全遵循古禮去做,不用器樂,不散發孝布,不作佛事,待客不用酒肉,鄉鄰笑他違俗,他一點也不計較。

居喪期間,余連萼敬叔如父,每次外出一定要告知叔叔,回來的時候也要先去見叔叔。與叔伯兄弟相處友愛和睦,教導子侄們諄懇詳勉,盡心盡力。這期間,他還為家族建宗祠,修族譜,制定家規。

服喪三年期滿后,余連萼才去北京參加會試,由于想念母親,經常夢見母親,就寫了一首《都門夢母表哀六十韻》長詩,悲切得令人不忍讀完全篇。

這一科余連萼未能如愿,準備下一科再試。古禮講究大家族四世同堂,可是余連萼這一支家族中人多地少,為了生計,叔伯兄弟們商議分居,余連萼本來不同意分,但不分家又難以為繼,不得已才順從了眾議。余連萼無兄無弟獨占門,本來應分田百畝,但他考慮到長門人多事多,還要主持家族的各種事務,就僅取薄田三十畝,還說:“這已經足夠。”眾兄弟無不佩服他高風亮節。

光緒九年(公元1883年),余連萼進京會試,考中進士,選為庶吉士,三年散館被分配在刑部任職。余連萼年僅二十九歲能入刑部任職,可謂少年得志春風得意。在任期間他維勤維忠,很受上司器重,先后擔任過刑部公文撰稿人、“秋審減等”等重要差使。

余連萼身在刑部,負責秋審處決罪犯,手中握有生殺大權,但他牢記母親與叔父的教導“教兒學端莊,方正人所欽。教兒習勤謹,惰慢世所瞋”,所以他??悸僑嗣靨?刑罰是天下的大律,必須公正無私,無偏無倚。他辦事特別慎重、細密,從無絲毫草率,為了一件人命案,他常常宵衣旰食,幾至心力交瘁,為此昭雪不少冤案。余連萼深孚眾望,同事送他外號“孚山”,余連萼推辭不過,就以“孚山”為號。

大太監李連英在慈禧太后面前紅得發紫,可謂權勢熏天,為鞏固自己的地位,想得到朝中大臣的支持,暗中與大臣交往。余連萼人品學問高超,任事盡職盡責,很得上司欣賞,自然也成了李蓮英籠絡的對象。李蓮英通過余連萼的一位同鄉介紹,想與余連萼交往。余連萼最看不起這些倚仗權勢作威作福的太監,斷然拒絕了李蓮英的請求。李蓮英也算有自知之明,敬畏余連萼,始終對他不敢有什么不軌動作

光緒十三年(公元1887年)八月,黃河泛濫,決口于鄭州下游十堡(即石橋),河水南泛為害嚴重,陳州首當其沖。余連萼得知很是著急,約同一批在京陳籍人士,積極為賑災募捐。他日夜為勸捐的事情奔波,腿都跑腫了。一月之間,募集捐款十三萬金。如何發放募捐款?很多人主張通過官府發放。但余連萼堅決不同意,說:“官賑弊端太多,如遇到沒有良心的官員,層層克扣,能到百姓手中多少?不如讓士紳主持發放賑款,這樣災民能得更多實惠。”大家認為他說得有道理,同意了他的主張,因而救活了無數災民。

光緒十五年(公元1889年)夏,一場特大雷暴雨席卷京城,鋪天蓋地而來,位于永定門內大街東側的天壇遇雷擊突然失火,燒了個一塌糊涂。天壇失火,余連萼認為這是大不祥之兆,為此心中尤為郁悶,結果染上了暑氣一病好幾天,時好時發,精神大損。上司為他請來太醫診治,學生張鎮芳在旁日夜侍奉湯藥。這種病由傷心而起,常說心病難醫,雖有太醫治療卻始終不見好轉。余連萼自己也知道已經難以痊愈了,一天,他勉強坐起來,要張鎮芳拿來筆墨,大書:“吾生平事業竟止此哉!”書畢,一頭栽倒,當場氣絕。

政績卓著的余連萼,未能做出更大的事業,也未能等到入閣拜相那一天,竟然帶著深深的遺憾去世了,年僅三十六歲。滿京城官員不論認識不認識他的人,都交口稱贊他是“忠孝完人”。同僚好友,爭來為他吊唁,都泣不成聲地說:“我們失一好友,國家失一良臣。”甚至李蓮英聞聽此訊,也前來吊唁。

等到余連萼靈櫬還鄉,項城士紳紛紛前來吊唁,鄉鄰婦孺沒有不流淚的。